迎江区社会资讯网
历史咨询

北宋将领掘开黄河抗敌,结果敌人受损不大,却祸害百姓

发布日期:2020-08-02 00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128年七月,一位老人悲愤地吟诵名句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属英雄泪满襟”,然后挣扎着连呼三声“过河”,缓缓地合上双眼。他叫宗泽,去世前任东京留守,收复失地明明不难,但近在咫尺的黄河就是过不去,因为宋高宗不许。

无论多不甘,属于宗泽的时代都过去了,谁来接班呢?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宗颖?宗泽的儿子,真正的将门虎子。可不久,朝廷任命杜充为新的东京留守。

杜充曾是北京大名府留守,在任时最“光辉”的业绩就是对从燕云十六州逃难而来的所谓“敌国”人大杀特杀,由此得了个“杜屠夫”的诨号。就是这么个人,说起话来却义正词严,比如“帅臣不得坐运帷幄,当以冒矢石为事”,意思就是他既懂谋略又能冲锋陷阵。

尽管杜充的名声很臭,但大家都希望他在新岗位上有所突破,他却再次用行动告诉大家,他只是个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”的废物。

杜充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散民兵,当然,这不仅是他的意思,也是“上面”的意思,因为宋高宗很不喜欢这种实力庞大的民间力量。当年,宗泽以民族大义感召、收拢了他们,而杜充一来,他们就成了贼寇。杜充对付贼寇的手段就是赶和杀,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把东京义军打发得一干二净,更切断了对河北义军的联系和供应,任由他们被金军各个击破,北京大名府和五马山寨全在此时被攻占。

对于杜充专坑自己人的卖力表演,宋高宗和黄河北岸的金人都拍手叫好。金人彻底扫荡占领区并稳定后方后,女真骑兵又来了,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宋高宗,但先要瓦解东京的防御。

此前,女真骑兵已有掳掠东京的经验,他们这次再来,自认为是“故地重游”,结果接近东京时没体验到熟悉的炮石弓箭,反而看到一条滚滚洪流,于是打马就跑。面对女真骑兵,手下只有几万兵马的杜充唯一想到的迎敌之策就是掘开黄河。

洪流确实淹死了一些来不及逃命的女真骑兵,可决口下游的百姓也遭了殃:河南、山东、安徽、江苏一带,被淹死的百姓多达二十多万,而死于饥寒、瘟疫等的百姓多达百万,无家可归的难民多达千万。

杜充的罪恶远不止此。黄河决堤后,洪流向东又向南,破坏了淮河河道,于是,“两淮尽泽国,生民为鱼鳖”。再后来,黄河与淮河间的临时通道一会儿通一会儿堵,彻底摧毁了千年来苦心修筑的堤坝和水运交通网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杜充掘开黄河后就一溜烟儿地南撤,彻底放弃中原故地,这意味着两淮地区成了宋金双方的主战场。此后几十年间,宋、金不停交战,这片土地再无安宁。

破坏抗金战略部署、不战而逃、决堤害民,按理说,无论哪条罪状都够让杜充死上百次了吧?可他不但没死,还升任右相。这种火箭式晋升让他不太适应,于是继续“勇挑重任”,兼江淮宣抚使,镇守建康。

这样的人能守住江淮地区吗?当然不能,而且他还果断地选择投降。至此,宋高宗终于承认自己“瞎了眼”,叹道:“朕厚待杜充,他为何反叛?”连这都想不明白,他也只能做昏君了,以致“黄河夺淮”带来的灾难从宋延续到元、明、清,为祸七百多年。